手机网投

用心构筑世界
corporate culture
《觉醒年代》意象探究之“兔子”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2-03-24 浏览:462 
分享:

《觉醒年代》开播以来,口碑持续发酵走高,灰白的历史仿佛瞬间被渲染了颜色,鲜活饱满的人物刻画极易引发情感共振,在风云激荡中将中国共产党革命先驱的崇高理想和卓越贡献一一铺陈开来。《觉醒年代》中蕴含的各种隐喻,无处不在的意象将这部正剧烘托得更加深沉厚重,今天要探究的是“兔子”。

在剧中多次出现陈独秀怀抱兔子并轻抚呵护的剧景,每当此时,仲甫先生就显得内敛而温润,与平日冲锋和刚强的战斗姿态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是因为陈独秀本命生肖是兔,自然而然对兔子多了几分关爱。在剧中,陈独秀第一次去李大钊家中,长辛店工人葛树贵端上一盆兔肉,陈独秀笑着说他不吃,因为他属兔,而且是野兔子。强调是野兔子,那么就善于跳跃、善于奔跑,处事不落窠臼、不落俗套,更因此能够在重重困难中不断跨越荆棘障碍探索救国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大文学史上,就有人有人称蔡元培、陈独秀、胡适为北大三只野兔子,因为三人都属兔,而且各大一轮,胡适说“北大是由于三只兔子而成名的”,这里就正好影射这段典故。放置于历史长河中观鉴,这个说法是十分有道理的。因为这些野兔子思想活跃、行为跳脱,尤其蔡元培、陈独秀、胡适三人为典型代表,其中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后,做了许多开风气之先的事情,提出了“思想开放,兼容并包”的主张,为新文化运动提供了稳固的战斗阵地;陈独秀就任北大文科学长后,将《新青年》编辑部从上海搬到了北京,广聚推行新文化的英才,使得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的策源地;而胡适则通过一篇《文学改良刍议》,被聘请为北大文科教授,从此成为新文化运动提笔冲锋的代表人物。正是因为这些“野兔子”,高举反传统、反封建、反愚昧、反礼教的旗帜,新文化运动就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在事实上完成了广泛而深刻的思想启蒙,为后来的思想觉醒创造了先决条件。  

“兔子”一词在近年变得尤为火热,与网络动漫《那年那兔那些事》的广泛观众基础分不开。这一基于近现代中国革命史、建设史、发展史所改编而成的网络动漫,成为当下很多年轻人催更的热番。“兔子”一词的首字母与“同志”一致,这是对共产党人的礼赞,而其中出现的“种花家”,则是对中国的爱称。陈独秀在剧中多次轻抚呵护小兔子,正是代表了对这个可爱、弱小国家的关爱与呵护。在追求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有无数同志倒在黎明前、燃在火炬中,或无名或史传,都只为了心中可爱的中国。所以,致敬那些可爱的“兔子”,正如《那年那兔那些事》中所说的:“每一只兔子都有一个大国梦”,他们负载民族跳脱了深重苦难,再塑了一个崭新的“种花家”!

(作者:地基基础分公司 裴婧)


手机网投【中国有限公司】